• 本会之要道概论
  • 十二标准
  • 十二标准要道
  • 十二标准连索关系
  • 十二标准讲义
  • 二约圣经为证道的标准

    说到道字真是放之则弥六合,卷之则退藏于密呀!古今的学者,各代各国的圣人,留下了汗牛充栋的论道书籍,不但我们的脑子容不下,就是世界最大的藏书库存也未搜罗得尽。

    今天所证之道,不是平常的道,不是谤辨的道,不是论物的道,乃是证人得救的道。

    或有人说:"道何必再证呢?"我们要回答说:"因人愚昧,智慧有限,因世界假师傅太多,所以必须要证"。凭什么证呢?以新旧二约为证。即以二约为证,反过来说:

    (甲)其它宗教不足以证道。(乙)其它哲学之书不足以证道。(丙)其它科学之书不足以证道。

    (甲)其它宗教之书不足以证道:

    为什么其它宗教之书不足以证道:就是因为其它宗教的书,是讲各宗教学说的书,是一群子弟记载他们师傅善言善行或异形怪状的书啊!像那佛学啦、可兰经啦、波罗门经啦、又所谓老子道德经啦。虽然言之成理,说之成套,实在只能算是空言、故事、怪诞、谬理,不能算是道啊!更无法证明为得救的真道!若强说是道,那就是左道、假道、不通之道罢了。

    佛为自己脱离生、老、病、死之教,"非佛渡我,乃我渡我"之教,是天下大言欺人,最自私自利之教,最庞杂无组织、无正统之教,何以证道?!

    回教强人苦修,而不能与其上主交通之教,是天下之霸道、最可怜、最愚民之教,是节节退化,而无生机之死教,何以证道?!

    波罗门教,乃像一头六臂之神,高高在上,威严可畏,虽名为天下之大神,实际只有一部分印度人在那里迷信,弄得国弱民愚,分裂难合,怎能证道?!

    老子的道德经,由韩退之凭儒学伦理,已经给他一个"坐井观天为义的小道"的批评,本不足再加细判了。他所论的在道上说,以无无为法;在人事方面说,完全以退化为进化,以张道陵演绎道教以后,把道教本身渲染的五光十色令人目盲,更不能推动本来的面目了。

    各教的经就是各教的精啊!各教的精髓本来不足,而又传染结核菌病,以致子孙信徒,无人不病,甚至无人成人,那些成仙、作祖、为佛,当圣的奢望者,当然更成了泡影了,所以说不能证道啊!

    请同我念:"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,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,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,飘来飘去,就随从各样的异端"。(弗4:14)

    (乙)其它哲学之书不足以证道:</p>

    中国的周公、孔子、孟轲;希腊的苏格拉底、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,这几位是最有影响的东西两半球哲学的生母。

    他们所谓哲学或明言学,形而上学,包括理论学、心理学、论理学、文学、诗学。

    诸位若一阅读中国之墨子、荀子、列子、庄子、管子、韩非子诸子百家的书,也能看出不次于亚里士多德、斯多亚、以彼古罗的(罗1:21;提前6:20;徒17:18)以及克里文海、克尔弗耳、希贝特生、诸西哲的言论。

    中西各哲士的学说,各树一帜,不能一致,这是最大失败的一点,况又互相攻击,又自相矛盾。比如柏拉图注重精神,亚里士多德则注重实际,有的以自私之快乐为学说的沸点,若中国的杨子一样,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。有的以克己利群为目的,如中国的墨子、摩顶放踵利天下而为之。苏氏以道德为知识,柏拉图以真善美为良智。孔孟以忠恕仁义为大纲,虽大同小异,但仍属乎空言,若称他们为圣贤,为劝善的书是可以的。若拿他们无系统、无能力的书,以为得救的真道,作一铁证则在所不够。孔孟的杀身成仁,舍生取义,只见诸论。惟独救主钉在十字架成为事实。所以东西哲学家的言论,虽得名贵,究竟跟踪信仰的尚无其人,这就如点头相识的人多、知己换心的人少啊!

    (丙)其它科学之书不足以证道:

    道在三光,道在众星,道在原子、道在阴阳雨露,道在电子以太、道在山川洋海、道在昆虫野兽、道在飞潜动植、道在异土……正如经上所说:"万物是藉着他造的"。若以万事万物之理以证道,道无不明。惟赎罪得救之真道,就不是研究这些科学所能证明的道。况且智识是叫人自高,那本来一知半解的科学家,以为科学万能,殊不知"按他们所知道的,仍是不知道"所以科学是唯物学,是形而下学,是唯视学,是单讲物理之学,拿它为道作旁证则可,以作直证道的本体就不可以了。

    宗教、科学、哲学与二约圣经的比较,若加详细对比,就必须相当的时间才行,在这一点的时间只能囫囵吞枣式的略说其梗概。现在我再正面的说:

    一、就道字本身而言:

    按中国道字的解释为路也、理也、术也、通也、顺也、言也、由也、导也、引也、从也;实在不能切合道的本体,因为细辨识,仍是属于物质有限的人道,不合乎主耶稣的真道,孔子所说:"吾道一以贯之"又说:"君子谋道不谋食,忧道不忧贫"。"道不行乘桴浮于海?"又说:"天命之谓性,率性之谓道"又说:"朝闻道,夕死可矣"。那么,究竟道是什么呢?曾子曰:"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?"这一句话,似乎合于伦理,但叫求道的人又扫兴无余了。

    韩退之解释说:"由是而之焉之谓道"。这不是道路的道,与"道者人之所蹈"是一样的意思。老子所说:"道可道,非常道"非常道就是说不是常人所知,所行的道,乃是倒退之道。诸位不信可以细看道德经,都是开倒车之道,所以道士们从人眼不见的母腹中生出来,又回到人眼看不见的深山密云里去。

    美文圣经翻译道字Word并且把W冠以大写本来,Word当动词言字解,但冠以大楷之W则应当神子的名词去解了。

    (约1:1)太初有道,道与神同在,道就是神。

    希伯来文的待不孩而和希腊文的落格司也大部分翻为言。

    这样看来东西古今的成例,都是以道当言为多。

    西哲"以表明理性,即心中所生之意思,而一面又汇其思想、由言语以表于外,故思想与言语皆合于落格司一司一中了"。现在我可以"道理"二字表示他。

    中国韩退之代表的意思"合仁与义言之也"我可以"道德"二字表明他。

    在亚历山大之哲学派中,有罗得的代表作,竟把希腊三哲和希伯来的神、神哲主义者,冶为一炉,扩展道之比喻为"吗哪""天粮、生命之水、乐园之宝力,导引之灵,旷野之磐石等"此种譬喻,极似新约之称"基督者"但究竟还是模糊不清。

    到了二约圣经论(一)道之远大说:"太初有道"又论(二)道的本体说:"道就是神"。再论(三)道的本能说:"万物藉着他造的,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"。更论(四)道之本身说:"生命在他里头,这生命就成了人的光"。总结道的归宿(五)说:"道成了肉身,住在我们中间,充充满满的有恩典、有真理,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,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"。

    我现在再加一种分析,使大家更明白道的原素,说:(甲)道就是灵。(乙)道就是生命。(丙)道就是耶稣基督。

    (甲) 道就是灵

    主说:"神是个灵,所以拜他的当用心灵和诚实拜他"。他又是灵,道又是神,所以说:道就是灵,太初有道,就是太初有灵,"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"。

    (乙)道就是生命

    道之原文是言,主说:"我的话就是灵,就是生命"(约6:63)经上说:"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,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"。

    注意此命字,就是原文的道字。"因为他说有就有,命立就立"。(诗33:6-9)既然"万有都是靠他造的"(西1:16)所以在万有里面的生命,就是道。主又说:"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"。(约14:6)"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,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"(约5:26)"但现在的天地,还是凭着那命存留"(彼后3:7)"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"(约壹1:1-2),道是神的种子(路8:11),并且"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,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"(彼前1:23)

    (丙)道就是耶稣基督

    "道成了肉身,住在我们中间"言这句话是很明显的论证。圣经上凡说:"真神的道""耶和华的道""主的道"应当当名词"主耶稣"讲。(启19:13;启20:4)主耶稣自己说:"常常遵守我的道"(约8:31;约14:23),门徒就说是"主的道传遍了","就是主的道讲给他们听"。(徒13:43;徒16:32;徒18:25-26;罗10:8;帖前1:8)其实以约翰很直率的承认说:"太初有道,道与神同在,道就是神"(约1:1)"道与神同在"就是基督与神同在,"道就是神"意思就是说,基督就是真神,这位基督从太初就与神同在,万物是藉着耶稣基督造的,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耶稣基督造的,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,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,或是有位的、主治的、执政的、掌权的、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,又是为他造的,他在万有之先,万有也藉他而立,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,他是元始,是从死里首先复活的,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。(西1:15-18)

    其他一切宗教哲学所讲的道,都是空洞的,没有所指的人格,自然他们的宗教教主和哲学鼻祖,也不敢自称是道的当事人了。

    所谓耶稣基督的道,不但说他所讲的道,所以合乎道,乃是说他的本身就是那"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"。若以孔子:朝闻道,夕死可矣的话,应该是盼望耶稣基督的降临愿望啊!

    我们并不是故意把道字讲的玄之又玄了,而完全忽略或抛弃道,就是真理的主张。经上说:"你的道就是真理"(约17:17)

    道就是主耶稣,他是充充满满之真理的,并要把真理的圣灵赐给人类,引导人进入一切的真理,使人因真理成圣。(约16:13;约17:19)那"道"应比作"恒星","真理"应比作"行星","理"应当是"衡星"。

    集若干理而成为真理,集所有的真理而成为道。

    道又比作智慧。因为智慧为首。"智慧就是生命","智慧胜过一切"(箴4:7;箴8:11;箴3:19;箴16:22)但实际道又超过智慧。

    "真理"比"知识":知识是与人的经验有关系的,经上说:"智慧人积存知识",积存二字,就是经验的时间。(箴10:14)"聪明的人心求知识"又说明知识是高出聪明一等的(箴15:14)经上每逢说智慧、知识时,必先说智慧,再说知识(传1:16)由此又知道知识逊智慧一等,但实际上真理又是发生知识的动力。

    "理"比"聪明",圣经上每逢说智慧、知识、聪明三样并列的时节必须把聪明放在最底下,说知识、聪明两样的时节,也是把聪明放在底下(出31:3;赛44:19)"理"字当然比不上,这是不必多赘了,但实际上"理"是使人聪明的东西。

    道如树根,真理如树干,理是树枝,人的一切善言善行就是树果。

    圣经上把道比作生命水的河。比生命树、比真光、比火、比闪电,不一而足;但都没有说道就是主耶稣基督为真实而确切。

    新旧两约中,凡关于各宗教、各学说的真、善、美,"这都无一缺少,并且无一没有伴偶"所以,不需用他教。他说来证明人类得救的真道了。并且因他办个宗教、学说,只有理,而欠缺真理,更不知道"道"强拉作证,反倒有拔苗助长的遗憾啊!所以二约圣经为证道的标准。

    二、再就二字来说:

    圣经上所说:"早撒晚撒二样都好"。就是预指新旧二约的道,都能普及的意思(传11:6)至于两个大光,日比作新约,月比作旧约正合宜。(启12:1)那救罗得的两个天使,(创1:16;创19:16)和那身穿白衣向加利利人应许的两人(徒1:10);并那站在天地之主面前两个见证人。(启11:3)经上说"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,两个灯台"(亚4:3);说亚伯拉罕献以撒的事,曾带了两个仆人同去作件替代救赎的见证的。(创22:3)"真神说了一次两次,我都听见,就是能力都属乎真神"(诗62:11)。

    新旧两约论到二字:除了两个在约柜以上的二基路伯,最应验二约圣经以外,还有"二人成为一体,这是极大的奥秘"的这个大道理(弗5:31-32);若把旧约比作新妇,新约比作新郎,如约翰说"娶新妇的是新郎"这意思来说,就使两下归为一体了。说起来旧约又是为新约预备的,所以在新旧二约之中,所含蓄的阴阳二义,教会与基督之共同救赎的真道,实在重要。所以说不是其它宗教哲学各学说所能证实的,因为不光在乎理论之空言,乃在乎权能。二约圣经由四十多名著作家,中间有一千五百多年,不同一时地,竟能像从一个人口所说的话,为此,我们不能不承认说"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,于教训、督责、使人归正、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,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,预备行各样的善事",实在不是由人来的,现在我把约柜上二基路伯,应验二约宝贝的圣经这一段读给大家听听。

    新旧两约圣经应验施恩座上二基路伯(出25:18);应验两棵橄榄树。(亚4:3;启11:3-4);应验封闭到末时才展开的飞行小书卷(但12:4;启10:2;亚5:2)是为真神、为耶稣、为教会作见证的。(赛42:6-13;路24:44;启22:8-13、19)大经,(诗19:1-10)是预言(约19:28)预表(加4:24)的无二妙籍。(诗119:19)是独有神权不能增减(启22:19)的真确书,(但10:21)是先知,使徒被圣灵感动(彼后;21)启示所写的圣旨,(弗3:5)是预定世界大事的先知。(但2全)是治己(太7:24)治人(彼前4:1)治事(西3:16)治家(申6:7)治军(诗33:16)治政(诗33:12)治国的确无上全书,(林前2:13)是包罗各教经典的宝库。(赛34:16)是历史(创1全)哲学(传1全)科学(创30:37)法律的鼻祖。是神学(提前3:16)是引人得救的指挥牌(耶31:21-22)是智慧、知识、聪明的本原,是围绕圣徒的祥云。(来12:1),是足前的灯,路上的光(彼后1:19;诗119:105)。是救恩(来2:3)真道(约14:6)真理(约1:17)的根基。是新生命(撒上10:9),新生活。(西3:10),新事业(出35:31)的动力。(亚4:6)是真爱、真光(约1:9)真灵的根底(约壹2:27),是不许强解(彼后3:16)私解(彼后1:20)谬解(提后2:15)的真经。(申4:2;申12:32)是必须羔羊揭开的灵书(启5:7-10)是全备、确定、正直、清洁、洁净、真实、宝贵、甜蜜的真言(诗19:7;箴30:6;诗119:140;哈2:3;诗119:72)。人人应当看重(诗119:6)、遵行(诗119:9)、切慕(诗119:20)、拣选(诗119:30)、趋向(诗119:36)、考究(诗119:45)、信仰、喜爱、揣摩、学习的唯一宝典(诗119:92、95、152;赛30:8),是晚雨时期的真教会。(启19:7)吃尽再向多国多方说预言的原料(启10:9)。阿们!哈利路亚!

    分享到: